說實在,早已記不清這本書的內容,卻惟獨對附隨而來的恐怖感存有感應,猶記閱讀當時外面淒風苦雨,而偌大的爺爺家客廳,凌晨兩點就我一人,靜靜地翻動書頁,一來是捨不得放下手頭書,二來是我膽小天性作祟,怕暗怕鬼怕蟑螂,不敢輕易移動,執意跟眼皮奮戰。

很多時候,書是時光鑰,過往曾觸摸過的書頁,再次展讀,會記起當時的生澀,當時的感動,或者不知為何而來,一種幽幽的懷念之情。時間似乎在此重疊,兩個不同時期的我,不期然地看到了彼此,一方遙想,一方懸念;但僅是一瞬,隨後時間之河開始流動,湧上的感覺,又似氣泡般破裂,我依然只是我,但又似乎增減了什麼。

dj08794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